手机版 网站地图 客户留言 在线订购 人才招聘 在线申请 链接申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当前位置:广西传销

反传防骗预防为主:2007年的广西传销

作者:海哥反传销,寻人寻亲  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2024/3/28 11:39:55 访问次数:4540

反传防骗预防为主:2007年的广西传销

    投入3800元半年就可赚回780万元?
 

    广东等地不少怀暴富梦者集聚广西


    疯狂传销“赚钱概念”掉进“陷阱”


透过现象看本质,如果有还在行业力的朋友看到这个报道,欢迎对比一下,思考一下,看看这个传销的发展是不是和你在做的是一样的,有啥区别。


    反传防骗预防为主:2007年的广西传销

 

    《羊城晚报》记者喻彬、通讯员冯永佳报道:“只要投入3800元,半年左右就可赚回780万元”?冲着这个诱人的大馅饼,不少来自四川、贵州、云南、陕西、广东、湖南、浙江、河南等地梦想一夜暴富的“淘金者”,奔向广西南宁、贵港、来宾等地,疯狂传销“赚钱概念”。


    这种名为“纯资本运作”的新型非法传销,被传销者誉为“反传统的经营方式”,传销的是人头,没有任何实物,只有所谓发财理念。


    记者随报料人乔装“下线”,冒着生命危险,“卧底”传销组织内部七天,在“上线”安排下先后“考察”了南宁、贵港、来宾三地传销窝点。骗人黑幕,触目惊心。有传销者给记者“洗脑”时竟夸口:全国各地至少有150万人在广西参与这一“发财”活动,其中广东有近10万人,仅广州番禺、从化等地就有近3万人。其欺骗手法之新颖、行动之隐秘、组织之严密,实在罕见。


    南宁、贵港、来宾三市“打传办”和公安机关接报后,今天联合执法,突击清查传销窝点。本报将继续关注,追踪报道。

 

    系列报道之一:记者卧底揭传销黑幕:上集群网骗你“纯资本运作”

 

    投入3800元半年就可赚回780万元?诱人“馅饼”吸引各地梦想暴富者集聚广西——— 

 

    本报记者 喻彬 通讯员 冯永佳


    “只要投入3800元,半年左右就可赚回780万元。”好一个诱人的大馅饼!据传销者称,上百万来自四川、贵州、云南、陕西、福建、广东、湖南、浙江、河南、河北、安徽、山东等省的人,在广西南宁、贵港、来宾、北海、百色、玉林、梧州等地区以“反传统的经营方式”,进行“纯资本运作”,广东有近10万人,仅广州番禺、从化等周边地区就有近3万人在广西。

    记者跟随报料人乔装“下线”冒着危险,走入传销组织内部七天,在“上线”的安排下先后“考察”了南宁、贵港、来宾三个地区的传销窝点。所见所闻令人触目惊心。



 

    南宁

 

    一月卖满600股 可以晋身"董事长"

 

    一对一反复“洗脑”

 

    “‘纯资本运作’让你带着780万元回家”

 

    11月28日上午,记者由报社指派跟随报料人来到南宁市,“上线”周某在江南大酒店与记者见面,这名30多岁的男子笑容可掬地伸出手和记者握手之后,将记者带到了南宁市江南区(邕江桥南西堤边)星光大道西一里25号八桂西江生活区,在一住宅楼的二楼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,坐着四男一女。记者一进门,所有人都站起来一一和记者握手,端茶让座热情异常。


    继而,记者和报料人被分开接受一对一的洗脑,“什么叫纯资本运作?说到底,就是一种资本的以小变大、以无生有的诀窍和手段。只要投入3800元钱,下面发展三个合作伙伴,半年左右经过从业务员到董事长五个平台的升级,就可以成功出局,带着780万元回家。这就是纯资本运作……”一名自称阿芳的30岁左右的女子,声情并茂地对记者讲解“纯资本运作”这个“行业”的赚钱秘诀。


    她说“五类人”不能参与该行业,其中广西籍的公民,就是“五类人”之一。“为什么广西人不能参加,我们国家将这个纯资本运作的项目从新加坡引进过来,放在广西运作,主要是吸纳全国各地的闲散资金,支援广西的经济建设,如果广西人参加,赚的是本地的钱,等于从左袋拿钱装进右袋”。


    接下来又有四名中年男子继续给记者洗脑,他们自我介绍说是来自广州从化、番禺、增城等地。记者透过窗户看见楼下大门口有两名男子在把守着。


一名姓李的男子对记者说,他原是广州从化一家酒楼的老板,家里有大片的荔枝林和鱼塘。他放弃酒楼不开来南宁经营此业。

“通常新进来的要了解3到7天,最好是7天以上,时间越长了解这种赚钱的门道越彻底,就越有信心”。


    当天,一共有五人给记者轮番洗脑,一直折腾到深夜12时多。记者的笔记本电脑和所有证件都寄存在宾馆,一天下来记者用手机进行秘密录音和摄影,急需将内存资料下载到电脑。于是提出去宾馆投宿。可是被上线挽留在该出租屋里过夜。记者和报料人分别住在两个房间里,一人一张床。客厅里打着地铺,沙发上都睡着人。记者睡的那张床上,摆着一本《连锁经营指南》和一本《少女初夜》,均为非法出版物。

上图:"李总"在清点3800元"入股"金


上图:入夜的贵港广场成为传销者们的乐园 本报记者 喻彬 摄

 

    传销者九字箴言

 

   “简单、相信、听话、照着做”

 

    次日一早,新的一轮洗脑又开始了,“现在我给你介绍我们这个行业的‘生命力’的情况,目前国家对我们这行业没有立法,既然没立法也就无所谓合不合法。其实,政府是暗中支持这个项目,但政府不会公开,一旦公开全国人民都跑到广西来挖金,那广西将连草都长不了。”潘某对记者说,目前,全国各地至少有150万人在广西南宁、北海、柳州、贵港、来宾、百色等地区经营此业,广东就有上10万人,广州番禺、从化等周边地区有3万人。
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上线周某和阿芳领着记者“串门”,先后走访从广东来到南宁从事传销的一些“成功”人士,他们都是蛰居在南宁的江南区、綤东区的一些高尚住宅里,如:江南香格里拉·景湾1901室;翡翠园东升阁三单元202室、二单元203室、501室,东日阁三单元1002室、802室;玫瑰园七栋一单元601室、二单元303室;塞纳维拉B座三单元402室等。

    记者发现这些高尚住宅小区里,停着许多广东、福建等省车牌的小轿车。


29日晚,记者在上线的引领下,“拜访”了住在亭洪路中电力小区7-2-11室的一位大姐,上线说她已经上升为董事长级别,上个月就卖满了600股(每股3800元),她以成功者的口吻给记者送上九字箴言:“简单、相信、听话、照着做”。

 

    3800元交款无收据

 

    “一式两份‘协议’上交公安工商税务备案”

 

    28日下午,周某的上线李总和一名高姓男子,将报料人带到了香格里拉商业广场603的一个单元,那里坐着一名姓潘的中年男子,潘某在“协议书”上填上报料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,再让报料人签字。报料人一看该“协议书”实为《产品订货单》,“产品名称”、“数量”等栏目都空着未填。签完字李总让报料人将3800元入股费交给潘某,潘某将那份一式两份的《产品订货单》全部收走,任何收款凭据都不出具。潘某说:“这两份不能给你,一份留在总部进入电脑存底;一份上交给由公安、工商、税务三个部门组成的监管机构备案。”当时,对方让报料人留下了两张身份证复印件和一张一寸免冠照片。


    李总说:“你这3800元,你的介绍人小周提成了1000元,其余的上交给总部了。”


    贵港

 

    全国第三大广场聚集各地“掘金者”

 

    酒店林立夜夜笙歌

 

    报料人花3800元入股了,上线就看管得没那么严了。记者说打算大干一场。要求到贵港、来宾等该行业红火的地区进行考察。


    11月30日晚,即将晋升为董事长级别的高某,陪同记者两人来到了贵港,他领着我们连夜走访了德宝花城、阳光都市两个花园的传销者。他们都以成功者的口吻、以煽动鼓舞的语气,向记者“分享”了他们的艰难求索过程以及成功的喜悦。据他们透露:至少有10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寻梦者在贵港从事传销活动。他们分布于贵港的世纪经典、凤凰城、盛世名门等高尚住宅区。


    黑夜里,记者留意到走访过的两个花园楼下停着许多广东、福建、贵州等省车牌的小轿车。“这些车都是干我们这一行的老板的车。”高某说。


    为了进一步证实贵港传销之盛况,高某将记者带到贵港市政府门前的大广场,“这是全国第三大广场,花了几十个亿。”只见广场上有两个露天大舞场,一个溜冰场,两个左右对峙竞相争艳的露天大舞台,灯光璀璨、轻歌曼舞,里面的歌者、舞者、看客以及闲庭信步的人,绝大多数是来自广西以外的全国各地“掘金者”。他们用各种方言进行交谈,虽然听不到一个与传销相关的字眼,但他们的表情无不流露出对巨大财富的渴求和期盼。


    贵港城市建设华丽,酒店宾馆林立,主要集中在金港大道等街道。出租车司机韦某说:“贵港至少有两百家宾馆和旅店。”

 

    传销团伙开移动集群网

 

    高某自豪地对记者说,在贵港,某移动贵港分公司给传销团伙办理了一种集群网———宏发网,“我们这一行的互相打不要钱,打长途只要一毛五一分钟;打本地两毛(一分钟)。这是当地政府对我们这个行业的特别支持。”


    记者来到一家移动通信营业厅,要求加入宏发网,工号为YL0051的女营业员说:“宏发网是集群网,你必需要有已经入了这个网的机主,这样你们互打就不用钱,要不然,你入了也没有用。”


    贵港市劳力市场门前一位湖南籍的补鞋师傅说:“他们天天闲逛不干活,把亲戚朋友骗来了,就分点钱,花完了继续骗。要是全国人民都这样就完蛋了。我经常看见他们打架争吵,要死要活的,有的骗了亲戚朋友,不敢回家了,在这里流浪。实在可怜!”


    记者在贵港广场“四大裸女”雕像旁边,看见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,一边打电话,一边哭泣。旁边一个20出头的姑娘在看管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。该姑娘走上前去安慰道:“莲姐,别哭,家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对方说:“我妈妈的房子被伟(音)哥几个抢去了,现在被赶出来了。”小女孩一个劲地哭喊着:“外婆!我要外婆!呜呜———”


    记者上前问道:“你妈的房子怎么被人抢去的?伟哥是什么人?赶快报警啊!”嘴快的姑娘抢着回答:“是她手下两个做我们这行的……”该女子听闻该姑娘开言,立刻停止了哭泣,向她使了个眼神。姑娘便立马住嘴了。

 

    非法出版物几元一本

 

    记者在贵港汽车站旁中国银行对面的一家书报摊上,发现大量的有关变相传销的非法出版物,诸如:《连锁经营指南》、《连锁销售成功八步》、《连锁销售》、《连锁为王》、《连锁中国战略》等。分别印着广州经济出版社、中国商业经济出版社等子虚乌有的出版机构出版。16开本的6元钱一本,32开本的3元钱一本。


    记者问一名三十多岁的女摊主:“这些书好不好卖?”对方说:“好卖,都是外地人买。”“从哪里进的货?”“经常有人送货到这里来。”“这些书是非法出版物,没人管吗?”“管什么管,要管就让他们拿去喽!”


    贵港的火车站门前,有“贵州人饭店”、“湖南菜馆”,经常能看见三五成群的外地人提着行李包进出。12月2日下午1时许,记者和报料人在该火车站乘坐5506次火车前往来宾,在月台上竟然看到黑压压的一大片脑袋,那景象和春运高峰期的广州火车站相差无几。月台上挂着一幅鲜红的横幅,上书:“才别友人,又见亲人,贵港欢迎您!”

 

    来宾

    不少“来宾”心术不正 几多“过客”穷困潦倒

 

    算命先生十猜九中 传销者常捡烂菜吃

 

    2日下午,记者到达来宾市,在火车站金门铁道宾馆对面一家打着“算命看相”招牌的小店里,一名中年算命先生向记者招了招手,说10元钱给记者算一卦。


    对方一开口就料定记者是被骗来搞传销的:“是朋友约你来的吧?”


    记者回答:“是。”


    对方立即指出:“你呀,在谋财上一定要谋正财,你命中克歪财……”


    算命先生旁边的一名男子说:“师傅算得可准呢,不知道多少让他算过的人,回过头来感谢他!”


    火车站一位卖橘子的商贩告诉记者:“外省来这里传销的很多,主要住在河西的长梅路、梅岭路、兴华路一带,那里的房租便宜。建宾市场附近也不少。”


    在前往河西的路上,的士司机覃某告诉记者,来这里搞传销的大都生活得极为窘迫,不少人被骗来之后发展不了下线,坐吃山空,常常到菜场捡菜贩扔下的烂菜吃。


    记者来到河西爱华路口,只见墙壁上张贴了许多“租房”、“贷款”、“黑车”之类的广告,记者通过电话联系来到爱华路29号第三道门,里面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将铁门打开,“只有六楼没租出去,一个月房租450元。”他说,一楼房东自己住,二楼住的是河南人、三楼住着天津人、四楼住着河北人、五楼住着吉林人……


    记者发现这个两房一厅格局的套房,每层都住着六七个人,有的住着一家人。一般对传销者一说“做我们这行的”,对方就心领神会,都会关切地问候一下,有的还会问:“你们是哪个体系的?”


    记者一过红水桥,发现道路两旁建起了大片的居民住宅楼,有的外墙还没有装修完就住进了外地的传销者。他们操着各地的方言,三三两两进出于这些出租屋。究竟来这里干什么呢?“就是搞传销!”一名买菜的老奶奶说:“千万别相信他们哪!赶紧回家吧!哪来的大钱赚呢!都是骗人的。”


六旬老翁街边卖菜 念念不忘诓人入伙     

上图:这位四川老人口中实话不多 喻彬 摄     


兴宾区建宾农贸批发市场,是来宾市最大的一个市场,该市场附近的住宅区居住着大批传销者。2日傍晚7时许,蔬菜水果批发商纷纷关门收档,记者看见许多衣衫褴褛和衣着光鲜的人都来到这里,捡拾菜贩们扔弃的枯黄甚至烂了的蔬菜水果。    


其中一名60多岁的老人,将捡来的蔬菜摘除黄叶、整理洗净,一小把一小把地捆扎好,摆在街边卖,一张硬纸皮上写着:五角一把。    


关于该老人的遭遇,附近几位摊档的老太太都对记者说过,他是在两年前被儿子骗来搞传销的,在这里靠捡拾烂菜度日。一老太太说:“他曾哭着说,儿子害得他有家回不了……”   


 记者随后与他有了一番对话:“大伯,听说这里有一种资本运作的生意,不知道好不好做。”    

老人一听警觉地注视记者:“你听谁说的?”    


记者说:“听我一个初中同学说的,是他让我们来的,可是来到这里又联系不上,我们准备回家了。”    

老人混浊的双眼忽然一亮,粗糙的手一把抓住了记者:“别回去!你来对了,我给你介绍去做那个资本运作,只要交3800元,就可以赚回780万元。实话告诉你,我就是做这行的。”    


说着,老人让人帮忙看地摊,把记者带到了建宾路东一巷13号(建宾幼儿园旁边),掏出钥匙开门后,吩咐记者稍等,他上到二楼找一个老乡,准备把记者介绍给他老乡,加入传销组织。    


记者在等候的几分钟内,看见几个20多岁的年轻人从此门进出。每次进出都会将门关上。    

老人出来对记者说他老乡出去了,于是又领着记者来到他的“菜摊”前。    


记者问:“既然做这行能赚大钱,你为什么捡菜卖?”    

老人一听急了:“谁说是捡来的,我是开荒自己种的。”    


记者说:“老人家,你都60多岁了,应该很想回家,可就是没路费吧?”    

老人顿时泪如雨下,但还是不说实话,他对记者说,他是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城郊镇人,原在内蒙当过兵,他的一个战友把他叫到这里来,“现在骑虎难下……”    


记者干脆摊牌:“你儿子叫你来的吧?”    

老人一瞪眼:“你怎么知道?唉,别提了!”说完收起几把青菜,匆匆走了。       


系列报道之二:记者卧底揭传销黑幕:全国人民不够当“下线”

 
    ■传销者“讲课”时ABC发音搞笑;拿养老保险类比“纯资本运作”,牵强附会


     ■记者算了一笔账:如果150万人都要“投资成功”,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:     


本报记者 喻彬 通讯员 冯永佳     

记者和报料人从11月28日至12月4日,打入传销团伙7天时间,所有给记者“洗脑”的传销分子,都会提到某某影视名人、某某歌星、某某退休的政府要员、某某清华大学高才生等等,都已加入这个“纯资本运作”的行业。


可记者一个都没有见着。他们说:“这些‘成功人士’,平时都见不着,只有每月8日到15日,‘领奖金’的时候才会来。”    然而,记者所见的传销者,大都来自广西以外地区的农民或无业游民,文化程度普遍较低,经济条件也很差,成天梦想着天上掉下大馅饼,一夜暴富。有的给记者“讲课”时,讲到A、B、C、D、E五大平台时,连这几个字母的发音都常常令人发笑。


上图:贵港汽车站旁,教人“发财”的书籍随处可见 本报记者 喻彬 摄     


“九字真言”送记者 牵强附会说“增值”    


 11月30日晚,上线周某领着记者来到南宁市江南区亭洪路中电力小区,“拜访”一位已经上升为董事长平台的大姐,记者问她:“都说每个人投资3800元,都可以成功出局,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可以拿着780万元回家。但‘投资’不涉及实物,不做增值流通,这3800元半年之后怎么会变成780万元呢?这增加的7796200元是怎么产生的?”  


  这位大姐一时语塞,思忖了片刻说:“就拿养老保险来说吧,我们年轻的时候投入保险,为的是退休了领取养老金,子子孙孙投入保险,实际上就是给前人供养老金。


我们这个行业和养老金的原理是一样的:前面的人拿了780万元,后面的人又不断加入进来。下面又轮到他们拿780万元。年轻人,我知道你是知识分子,大姐送你九字箴言:‘简单、相信、听话、照着做。’”   


 显然,此人对于这种“增值原理”的解释牵强附会,风马牛不相及。    


 如果投资都能“成功” “下线”得向国外“借”     为了进一步探询究竟,当晚,记者在“上线”的带领下,来到了江南区香格里拉·景湾1901室,一名自称是律师的陈姓中年男子对记者说,他是广东清远人,原是清远一名公职律师,曾经做过法庭的庭长,现在专职从事纯资本运作。    


记者问他:“你是律师,请你从法律的角度分析一下,这种纯资本运作合不合法?”    


“我们国家目前对这行根本就没有立法,一部直销法迟迟出不来。既然没有立法,你能说他合法或者不合法吗?”   


 记者问:“你认为这种纯资本运作就是直销吗?”    

“属于直销。”    


“你直销了什么东西?”    

“直销了一种资本增值的理念和技巧。”    

“能把这种增值的原理讲解一下吗?”    


“当然可以。”接着,这位“律师”又用前面那位大姐说过的养老保险的例子,对记者忽悠了一番。


最后,他告诉记者:你拿了780万元走人,别管后面垫底的下线。    “这不就是拉人头吗?”记者直言不讳。可对方坚决不认。    


所有传销者在给别人洗脑时,最害怕听到“拉人头”这字眼。因为这样就戳穿了他们骗人的老底。    接着,记者又问:“在‘纯资本运作’的‘教义’里,每个‘董事长’成功出局拿走780万元,下面必须培养81位‘老总’,每位‘老总’又必须买满600股,每股3800元。也就是说,每位‘董事长’下面必须培养2314人。


很多人都说,在广西至少有150万人在从事这个行业。我想问,如果150万人都能‘成功出局’,就必须培养34.71亿位‘下线’,中国有这么多人吗?”    


这位“律师”直直地看着记者,沉吟片刻后开始强词夺理:“一句话,别想那么多,我们做我们的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记者手记:只要成功骗人 就能“成功出局”


     传销就是骗取信任资源       记者通过7天的暗访,发现传销就是骗取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资源。被骗者唯一求得解脱的方式就是发展“下线”,欺骗信任自己的亲人和朋友。不少人因此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、倾家荡产。    


记者在“上线”的带领下走访的所有“成功者”,无不反复灌输着一夜暴富的思想,描绘唾手可得的美好光景,煽动别人仿而效之,抓住人生最后一次扭转乾坤改变命运的“机会”。    


所有给记者洗脑的传销者都坦言这个行业没有公司,也就没有法人。他们所说的老总实际上就是幕后操纵者,这些人除了和自己的几个直接下线接触之外,绝对不会和后来的任何一个下线会面。只要有人加入,钱一交出去了,马上就被分掉。就像报料人交出3800元时,“李总”告诉他:“这3800元,你的介绍人小周提成了1000元,其余的上交给总部了。”    


所谓总部,也就是几个头目。“总部”的人是不会管下线死活的。所谓人人都能“成功出局”,那是鼓励别人前赴后继飞蛾扑火,将所有的亲戚、朋友、老乡、同学全都骗过来,为操纵者的成功做垫底。    


这使一些看破其中秘密的下线也脱离原有的“体系”另立山头,揭竿而起自立为王,变本加厉地骗人,不断制造人间悲剧和闹剧。这种传销不除,社稷百姓,永无宁日。   


 本报记者 喻彬     接续报道:传销涉案者汇巨款“走亲戚”4人被刑拘     广西警方昨捣毁多个传销窝点



图:警方捣毁传销窝点时,查获大量传销笔记、电话号码和书籍 邓江宁 甘珊珊/摄   


 本报讯 南宁晚报记者潘国武、本报记者喻彬报道:本报昨日报道“卧底七天揭传销黑幕”后,引起强烈反响。


昨日,南宁市公安局、贵港市公安局、来宾市公安局对多个传销窝点采取行动,南宁警方捣毁了一个非法传销窝点,查处涉嫌人员一批,查扣一辆涉嫌传销的轿车,4名涉案人员被刑事拘留。广西自治区工商局打传办负责人表示,将要求全区进行大检查,对传销行为将彻底查处决不姑息。    


昨日上午10时,记者随同南宁警方来到了江南区玫瑰园。警方在该小区多个单位里共查出8男5女共13名涉嫌传销人员,这些人全都说来南宁是“走亲戚”。13名涉案人员中,已有一名女子承认是传销人员,并且已经达到“经理”级的职位,还有3人刚被骗“入行”。涉案人员中已有4人被刑事拘留。    


行动中,警方在一名王姓嫌疑人的卧室里查获一个挂包,里面装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纸张,记满姓名以及电话号码。还有一张日期为10月29日的汇款收据,金额高达16万元人民币,怀疑与传销活动有关。    


据了解,根据我国现行法规,对于传销人员的处罚,有行政处罚和刑事制裁两种。对于一般的传销行为,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进行诸如没收非法财物、没收违法所得、行政罚款、责令停业、吊销执照等处罚。


如果传销行为情节严重,构成犯罪的,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    


从我国现行《刑法》的规定来看,传销者以传销为手段敛财有可能触犯非法经营罪、合同诈骗罪、偷税罪、销售伪劣商品罪。    


 传销者心态扭曲变形,坚决将自己“置身世外”     “非我族类,不相与谋”     □


本报记者 喻彬    经过7天的暗访调查,记者发现传销人员有一个共同的心理特征———执迷不悟。这是这个特殊群体的人普遍存在的心理痼疾,有的几乎到了冥顽不化、无可救药的地步。在经历了被人欺骗和欺骗他人的心灵煎熬之后,他们不再相信任何人、任何事,除了一夜暴富的神话;同时,也不再被人相信,因为其信任资源早已被挥霍殆尽。    


采访中,记者与一些传销者有过不少对话,从以下片段不难看出,传销者的“独立王国”固若金汤,“非我族类”只能是“白天不懂夜的黑”———     如非“同行”,拒绝靠近     12月2日中午,记者在贵港遇见一名30多岁的女子,正在给三名20岁上下、看上去像学生模样的女孩“洗脑”。


记者从她们身边经过时,听见该女子说:“现在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了,记住:思路决定出路,心动不如行动……”    


记者搭讪道:“你们说‘自由了’是什么意思?你们是被叫过来做‘纯资本运作’的吧!”    


其中一名女孩立刻警觉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?你是干什么的?”    


记者说:“不管你们做了没做,我想告诉你们这是非法传销,害人害己……”    一女孩声色俱厉地打断记者的话:“你有完没完?!”     


话不投机,掉头就走     在来宾兴华区一个中国移动服务点,记者认识了一位“老乡”,名叫阿永。他正在办理一种传销者之间的“太白集群通讯网”,他是被老乡拉过来的,已经交了3800元“入股费”。他说:“要回去叫我的同学来,我对这一行很有信心。”    为什么有信心?    他说,他在老家给砖场打工,一个月只有200多元工资,还经常被工头骂。“在这里,大家都互相照顾,就像一家人一样亲热。我在这里一个星期了,吃住都是他们管着。在这里让我学会做人,还得到一个创业的机会。我会好好做的。”    


记者说:“你不担心受骗吗?你的3800元既没有存银行,又没有拿去做生意,怎么可能变成780万元呢?”    “这些话你就别说了,我要是怕被骗,早就回家了。”说着,阿永掉头就走。     


死心塌地,坚信瞎话     11月29日,一名自称曾在广东翁源县公安局工作过的阿琴,在给记者“洗脑”之后。


记者问她:“你说来南宁半年了,应该对这个行业有着深刻的认识,你认为这到底和传销‘拉人头’有什么区别?”    

阿琴说:“记住,干我们这行之所以是‘反传统’,就是和过去‘拉人头’的做法完全不同。我们运作的是赚钱的理念,过去传统经营的是商品。懂吗?”    “不懂。”


记者说:“这比过去更加务虚,什么都没有经营,就是拿着3800元来,等着它变成780万元拿回去,可能吗?”    

阿琴说:“别忘了九字箴言:‘简单、相信、听话、照着做。’我计划两年成功出局,拿走我这780万!”   



记者评论    大河报:记者“卧底”查大案,职能部门在干吗!


  记者随报料人乔装“下线”,冒着生命危险,“卧底”传销组织内部七天,在“上线”安排下先后“考察”了南宁、贵港、来宾三地传销窝点,将骗人黑幕一一曝光。(见12月6日《羊城晚报》)


  首先,我向记者致敬!但是,总有些问题不明白。


  打击传销组织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及“打传办”和公安机关的职责,广西这一传销窝点遍及南宁、贵港、来宾三地,参与者上百万,虽说“其欺骗手法之新颖、行动之隐秘、组织之严密,实在罕见”,但在“已给当地带来不正常的‘繁荣昌盛’”的情况下,为何上述部门的公仆们毫无察觉,竟然让冒险“卧底”的记者“抢走”“头功”。我不知道有关公仆有何感觉?是遗憾、不服气还是羞愧?


  是有关公仆耳目失灵还是懒政?这使我想起平时一些治安现象。比如造假证件现象,留着联系电话的“办证”广告布满大街小巷,这些“牛皮癣”成了各城市的“风景”,只要顺着联系电话,不难找到造假证件者,可他们就是不采取行动。我不明白,许多上头督办的大案要案他们都能破,这类的案子难道就破不了,只能任其泛滥或者让记者“卧底”去曝光? 

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 客户留言| 人才招聘| 在线申请| 链接申请

海哥反传销,反传寻亲团队:反传销寻人解救 , 反传销救助咨询,  反洗脑劝说服务 ,文老师热线:15131828813 微信同步 ,  亲人离家出走,孩子被骗传销,找不到人我们帮您找,助力寻亲,帮您摆脱传销困扰,助您家庭团圆!

技术支持:青岛网络营销公司| 青岛高端网站建设 豫ICP备2021022995号-1